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科技创新网 > 文章中心 > 创新论坛 > 文章正文

宋洪昌

南京理工大学化工学院

2004年5月

1.     高技术的特性

随着现代科技的发展,多门类学科的交汇和多门类科技的综合已成为一种必然趋势。正如中国古语所言,合久必分,分久必合。学科、科技的发展大势亦如此。适时地认识这种趋势和规律,对于把握研究战略和科学决策均十分有益。

高技术具有复杂、高效、综合等诸多特征,它比单项或单门类技术复杂得多。每一门高技术的兴起,都具有带动性和划时代特征,例如,电子计算机、半导体晶体管、微电子芯片、激光器、信息网络、航天飞机、基因重组等都是典型。

高技术的另一个特征是,它主要以智力资源为支撑点和以知识创新为依托,而知识和智力在使用过程中不会如原材料那样损耗(但也会老化),甚至会日益增长和发展。

高技术的存在形态是多门类技术的集合,以致很难把某一门高技术归属于某一传统的学科或行业,以致新、老“专家”在高技术面前都会显得“苍白”。

由于高技术的兴起,已使人们的思维方式和价值观发生了明显的变化,例如,财富的定义已可分为有形资产(物质)和无形资产(技术与智力)。当然,高技术的核心和灵魂仍然是创新。

当前,高技术的发展及其产业化已成为生产力发展和社会进步的最为活跃的方面。然而,如果一个科技工作者(或一个科研群体——group),不去认识已经变化的大势,而埋头于自己的业务领地,甘为专家;或仅仅关心本行业的上下游,甚至还如陈景润那样搞个体的创新,已是很难大有作为了。

2.     技术“市场”需求的特征

当前,众多企业(产业)对技术的需求正在发生变化,以原料开发、机械生产、大规模产品制造等为代表的工业正在向集团化、国际化发展;而相应的产品正在向精细化、轻量化、小型化、多功能化发展;社会产业的某些方面甚至在向无形化、数字化、虚拟化发展,如网络、信息产业等。社会或产业对单门技术的相对需求量正在减小。1980年前后,改革开放初期,乡镇企业兴起如雨后春笋,一张纸、一个配方、一个流程,一万元技术转让费,就可能办一个厂,生产一个(或几个)产品,造就几十个万元户或几个亿元村。而现在,生存下来的企业,大都早已转化为几十亿、几千万元资产不等的企业。他们所涉及的产品、技术大都与高新技术“沾边”。而这种企业为谋取更大的发展,必须继续技术创新和管理创新,而对新技术的胃口应当是“国际先进”,至少是“国内领先”。

可见,技术市场已是“今非昔比”。作为科研工作者,生产的产品是技术。技术市场需求的变迁,必将影响技术产品的发展方向和内涵。而这种需求变迁的主要特点是:从单门类技术向“整合”技术方向发展,这是企业(单位)得以持续发展或实现跨越式发展的基本保证。科技工作者,首先要实现自身知识结构的调整或跨越。这也是一种无形的、必须的“整合”。

3.     整合的必要性

对高技术的定义,可以这样表述:若干个普通技术的组合,加上一些具有针对性、且完备性的技术创新,即普通技术的合理组合与创新技术核心的整合,还包括天时、地利、人和的“整合”。

这种整合是一门高技术诞生的必要条件,没有这种整合,就没有高技术,不懂得这种整合,就根本不懂高技术。因此,科研工作者研究的内容,不仅包括具体的技术内涵,而且要研究技术的整合。应该说,这种整合是一门艺术,一门高层次的技术或学问。在高技术日趋热门的今天,自觉地、有效地、不断地实现技术的整合,才能实现“高层出台”。一些职位甚高的“少帅”或白领,如果成功了,尚不知是整合而得,那明天一定会有失败。

4.     高层出台的阻力

实现高技术的全面发展,是当前社会进步的需要。江泽民同志指出“创新是发展进步的灵魂”。创新的内容应包括整合的创新(也包括创新的整合),整合对高技术的发展至关重要。没有技术的整合,就不可能高层出台。然而在现实的社会中,在现实的科技创新过程中,有诸多因素在阻碍、限制着整合的健康发展。以下列举数例,希望能引起讨论,共探对策。至于对体制的整合及其对技术整合的影响等不属本议题范围。

现行科技成果奖励制度的负面影响

国家和政府对科技人员的创新成果采取多种形式奖励,极大地鼓舞了科技队伍的斗志,奖励制度的正面影响有目共睹,无可非议。然而,事物总是一分为二,总是具有两重性的。各种奖项均要排名次,其实有时很难排,很难做到公平合理,如果再加上权势的介入,就更糟糕了。获奖之后,尚有若干配套奖励措施,但一般只有前一、二名可以享受,排在后面的则望尘莫及。于是形成了一种“文化”——宁可申报低等的奖项,要争当前一、二名。在这种“文化”熏陶之下,在现实中技术整合是很难的,难的不是技术本身,而是某种人际关系和文化因素在起负面作用。这种看不见但又存在的 “作用力”,在起着实在的反作用。

② 利益分配制度的负面影响

同科技成果奖励制度类似,利益分配制度也有负面影响。科技成果转化后可以.获得回报,对高技术成果来说更是丰厚;当然,利益分配也是要排序的,论功行赏,天经地义,以重大项目为例,这种分配多半是由“总师”单位来执行,所以争取做“总师”单位或“总师”很重要。于是,当不了大“总师”,也要当小“总师”。然而,要把小“总师”们整合起来该是很费劲。无刘备之德,恐难胜任。

③ 知识结构因素的影响

“知识就是力量”是弗朗西斯·培根的一句名言,曾经激励过千千万万热血青年投身科技,创造了不可估量的财富和知识。然而,时至今日,应为这句话再续上半句,才能更有意义,即“知识就是力量,而力量仅在于知识结构的完备和科学的运用。”。知识经济将会在不远的将来展示这样一种现实,不仅是与增强物质生产力相关的自然科学知识,而且人文知识也将成为推动知识进步,并进而推动整个现代经济发展的主导因素。人类的知识将同时向认识自然和认识自身这两个方向的深度进军,这当然是若干年以后才会有深刻体会。然而,今天看不到这种趋势,将是很糟糕的!

目前,对上述知识结构完备性及其与力量之间的等价关系认识的观点,恐怕尚未形成社会共识。而如果没有这种共识,或者以致认识的程度不高,又如何去实现多门类技术的整合,或者又如何实现科技和人文知识的高水平的整合。所以,今后应当提倡研讨知识结构完备性的问题,每个科技工作者应该注意自身知识结构的完备性,或者“总师”应当注意队伍的知识结构的完备性,而不仅仅是关键技术和关键人员的完备性。

[1] [2]  下一页

文章录入:曹宁    责任编辑:王坤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关于我们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设为首页 | 广告说明 | 合作项目

    主办单位名称:科技创新网

    备案序号:京ICP备06031925号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E-Mail:zgkjcx08@126.com